我对在线教育的一点拙见

发布日期:2020-09-27 14:48:19 发表者:admin 浏览次数:1267次

因为疫情,许多学生被迫延迟开学,而“在线教育”这一概念,又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和往常不同的是,曾经“在线教育”不过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下的各种对于教育的创新尝试,而现在,却因为延迟开学,而成为了学生、家长、学校、老师对于学习的刚需手段,许多公立学校的老师“被迫营业”,许多学生既好奇又没耐心地打开各种软件,许多积蓄多年的在线教育门户和平台心潮澎湃开始各式营销,许多直播平台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也纷纷跳进这片茫茫大海……

那么,作为曾经在网上做过直播录播教学,也作为学生在网上参与过各种机构的线上课程以及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包括最近在参与的英国公开大学的一门叫做The Online Educators(在线教育家)的课程,并且曾经是服务于荷兰莱顿大学在Coursera里的E-Mentor志愿者,而且目前也是因为疫情而“被迫营业”的线下转站线上的独立英语老师,在此,我说说自己对网络教学的一些拙见。

一、目前的在线教育有哪些形式

如果仅仅只把网络教育局限于像各种主播那样开着摄像头对着老师和黑板,然后就那么听着一个人四十多分钟拿着粉笔或者点着PPT哔哩吧啦地讲,那就太缺乏想象力了。虽然,目前为止,可能大部分的人,对于在线教育的形式,还停留在这个阶段。

诚然,最早期的在线教育,因为网络技术、硬件设备、市场细分等限制,主要是一些老师把课堂讲课录成录像或者音频,放到网上供人下载,然后进行实体课堂以外的传播。我觉得最早期的这种教育应该叫做“远程教育”会更好,有点类似于上世纪的广播大学,我的爸爸妈妈(六零后)出来工作的时候,就是通过这种广播大学,每天定时打开收音机或者电视,调到某个频道,然后拿出从书店买回来的对应的课本,听着收音机或者看着电视,然后看着课本来学英语的——比如说曾经的Follow Me英语。


但目前,除了这类没有太多互动性的课堂录像以外,其实还有一个更加完善的“在线课堂”形式,那就是MOOC,也就是所谓的“慕课”。慕课除了课堂录像之外,还会把零散的课程精心地设计成一个知识体系,看完录像之后,会有相应的配套延伸阅读或者多媒体资料,会有同学讨论组,课后练习。甚至匹配上助教去维护针对一个课程的学生社群秩序、针对课程内容的问题、帮助师生沟通答疑等等后续的反馈——这也是我之前做Coursera E-Mentor(在线助教)的主要工作。

慕课的出现,把原本零散的课程录像,变成了一个个完整的知识体系。而且,现在各大慕课网站,国内的比如学堂在线,国外的比如Coursera、Udacity、EdX、FutureLearn等等,都有提供在线的一些专业认证课程,甚至还有各大全球知名学府的学位课程,完成这些课程,可以得到相应的专业认证或者大学学位

除了依旧非常类似传统课堂而只不过披着高科技外衣的课堂录像和慕课,现在的在线教育,还有存在于虚拟世界的课堂。比如说2006到2007年的时候,由Linden实验室开发的一个虚拟世界社交游戏Second Life,就有许多美国的大学(包括哈佛大学)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面建立虚拟学校和虚拟课室,让学生进入虚拟世界,用自己的虚拟身份上去听课。讲课的老师,可能会在虚拟世界里面把自己的形象捏成一个荒野猎人。像这种游戏化、社交网站与在线课堂的结合,也是一种创新。

除此以外,一些新技术如AR、VR、人工智能等也被应用于在线教育。比如说,医学生可以通过VR设备来进入模拟的在线实验室进行手术练习,通过虚拟的VR模型来学习人体结构等等。

至于在线教育的形式还有什么新的可能,这将会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这不仅仅取决于技术,还取决于我们的想象力。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曾经在2008年预测,到了2019年,将会有一半的中学课程会被转移到网上授课。

这位一直在研究创新的学者的预言,在2010年其实就已经得到了初步的印证,即使最后2019年预言并未成真,但是教育已经随着科技发展和在线教育的不断进化,得到了很多创新。2009年,一位叫做Khan的年轻人,创立了Khan Academy,用十分钟左右的短视频,在电子黑板上进行板书,来进行讲解授课。他的在线教育探索,推动了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的兴起,所谓的翻转课堂,就是学生在课前或者课外自己看视频学习相关知识,然后把课堂时间用于师生的更多互动探索,包括答疑解惑、课题探讨、创新项目的实践,从而让课堂时间更具有互动性,而且能让老师有更多时间带领学生去运用知识,而非在课堂上单向地给学生灌输知识。

这种线上线下的结合的翻转课堂,也给了在线教育发展的一种全新可能。如今,美国已经有许多中小学利用可汗学院等在线教育资源,进行翻转课堂的实践。

二、在线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商人而言,在线教育的目的,自然是盈利。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人们生活的碎片化时间被最大限度地商业化,无论是在线购物平台的抢人头大战,还是社交媒体的流量大战也好,碎片化时间,被各种捆绑,我们的每一次线上操作,都会有不同的平台拉拢流量。而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物质生活的越发满足,人们对于精神生活的索求也不断增加,这个时候,教育市场,就出现了越来越大的需求。无论是二胎政策下,K12的课外辅导市场,还是成人的职场技能培训市场,还是退休老人的技能培训与社交型学习市场,都充满了前景。而线下教学的场地租金限制和生源流量限制,使得能突破这些限制的在线教育充满潜在的市场价值。

但是,让我们回归教育本身来谈目的。

首先,线下教育的地理限制和师资限制使得教育公平难以实现,而在线教育,可以有机会实现相对的教育公平

是的,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大家都提倡人人平等的时代,教育公平,依旧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古有孟母三迁,只为能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成长氛围和同伴,小说里有孙悟空,为了悟道长生不老而飘洋过海找寻菩提祖师,今有多少家长为了孩子能够上到好学校而去不计成本地抢购学区房、上很贵的私立学校,甚至曾经有人为了能够上个好大学而走非法途径高考移民。

老师很多,而好老师很少,学校很多,而好学校太少,在线教育,能够使得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优质的教育资源,甚至能够根据自己的需求而自由组合想要学习的课程,不需要受到物理资源的约束。

这一点,尤其是在师资紧缺的农村山区,更加地能得到体现。比如说国内的一个在线教育品牌沪江教育就在2015年推出了“互+计划”,推出中小学的公益在线课,帮助了50多万名中国乡村偏远地区的学生。

而线上由全球各大知名大学所发布的慕课,也使得更多的专业学科知识系统地来到了没有机会进入这些高等学府的大众面前。比如说,对机器学习感兴趣的人,无论他是10岁还是50岁,无论他的专业背景是什么,打开Coursera,就可以学习到来自斯坦福大学的机器学习课程。

第二个在线教育的目的,就是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约束进行教学和学习

传统的线下课堂,需要耗费大量的固定时间和空间去维持。一个班级,如果总是有一两个人临时有事请假不来上课,那么整个班级的教学进度和教学质量都会受到影响,而且,线下课堂需要实体空间,意味着在当下租金、房价非常昂贵的情况下,成为了许多优秀的有想法的老师,出于经济原因,放弃了许多值得尝试的探索,比如说户外实践、实验室课堂、多媒体教学(需要机房和昂贵的设备)等等。

而在线教育,首先打破了空间的局限,这能让许多内容教学的活动更加自由地进行,甚至使得STEM教育或者STEAM教育这样的理念在实际落地操作上拥有更多的可能。

这里插个题外话,以上说到的一些实验室课堂、多媒体教学需要的机房等等,我觉得可以调动共享经济的思维,和创新教育进行结合。据我所知,现在的学校,大部分的机房、实验室,都是常年空置的,非常可惜。另外,课堂的边界消失了之后,其实可以使得我们发挥更多的想象力,比如说,把历史课放到博物馆里上,把生物课放到动物园或者农场里上,随处皆课堂。而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有许多博物馆已经在进行这方面的实践了,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方向!

第三个目的,让更多的思维能够得到碰撞,提高知识的新陈代谢。

在线教育使得线下课堂的物理边界消失,因此,师资得到更多的共享,而学生,也变得越来越多元。在这里,我们就会看到,优秀的老师和拙劣的老师,会放到了更多学生的面前得到优胜劣汰,而教学内容,也将加速更新进化。

在过去,一份教案可以讲三四十年,一本教材,可以十几二十年不变,一份试卷,上面的题目明明早已过时,但是却因为“答案就是这样,大家记住就行了,其他别钻牛角尖”的说辞而让错误、迂腐、陈旧过时的东西活在“考卷上”。

而打破边界的在线教育,使得这些老油条式的教育风格加速过时,而且也使得更多优秀的老师有机会被看见。

另外,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会有更多思想上的碰撞。比如在语言学的慕课上,教授会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写出自己母语中的所有对于家族成员的称呼,然后所有同学进行共享,在这里面,人们甚至能看到来自非洲或者亚马逊流域一些非常冷门的语言中的词汇,这些资料,甚至在互联网上,也是很难查得到的。

虽说目前大部分的在线教育的主要形式依然类似于传统课堂,但是因为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以会出现更多的可能。上面这个语言学慕课,就是运用了众包模式(Crowd Sourcing),以极高的效率,让全世界那么多的学员来一起贡献自己随口就能说出的母语,构筑了一个关于家族成员的各种语言表达的小小数据库。

而社交网站式的在线学习,比如说碎片知识学习的知乎,也是一个“群策群力”更新知识和思维碰撞的模式。许多高学历的“大牛”或者在专业领域有深入了解的人士,和忽然灵光一闪想到有趣问题的网友进行互动,然后就产生了许许多多有意思的科普和探究。

三、在线教育的局限性

如今疫情下的在线教学实践,许多人会担心,坐在电脑前的小孩子,会没有自律,神游天外。网上的各路段子手也纷纷戏谑这次的“被迫在线学习”。

在线教育的一个最大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互动性”。

因为不是面对面的上课,所以学生和老师,不会有实时的互动反馈。对于上课的老师而言,并不只是单向输出内容,就能称为“上课”。教学是一个“爬脚手架”(Scaffolding)的过程,老师是带着学生一手一脚地一步步往上爬,而不是老师飞上天了,学生还站在地上茫然地抬头看着天上的老师讲个不停。老师要根据学生是否掌握知识i,再考虑要不要继续讲i+1的东西,不断地根据学生目前的认知往上一点点地增加新知识。

缺少互动性,会让老师难以把握上课内容的深浅快慢,容易变成填鸭式教学。这也是为什么,目前网上许多的网课平台,用户流失率那么高,而完课率都那么低的原因。因为现在国内大部分的网校,都是录播课堂,一个老师一直在写板书讲讲讲,一个课程下来几百个课时的课,干货满满,但是,能坚持听下去的学生,却少之又少。

我曾经在国内比较大的两个网校平台都上过小语种的课,感受就是,初级入门的时候,我还能非常舒服顺畅地听,但是到了中高级的课,我就基本每过十几秒,就得暂停五分钟写笔记,甚至有时候还得不停地把进度条往回拉,才能听懂老师在说啥。有时候很累的时候,甚至会听着听着就不知道为什么睡着了,因为老师一直用同一个语调飞速地念着版书上的文字和课本里的表格、概念,而我,根本就跟不上她的速度。

但是,即使我反馈给了网校的客服,但是这个网课是网校早就录好的了,理论上网校是不可能因为一个学生跟不上进度,就让老师重新回来录课,更别提有一些录好的网课,将会一直在网校平台连续播放下去十年都不会换一次了,所以,要求无效。

互动性的缺乏,导致学生的自律性堪忧。

正如前文所说,许多孩子在参与在线教育的过程中,其实很容易会走神,甚至还会想出各种鬼主意来欺骗老师。K12教育和成人教育的一点不同之处在于,中小学生大多是没有很强的学习目的性的,他们更多觉得学习是一种家长和老师所强行给予的任务。如果让他们选择煲剧、追星、看综艺、打游戏、出去玩、学习语数英理化生政史地,那么,大部分中小学生,是不会选择最后一项的。

而成人教育,会有比较强的目的性。比如说,在线学习编程、设计、会计等等技能,主要是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职场竞争力,换句话说,就是希望能够赚更多的钱。而这个,也是目前国内主流的在线学习平台主打的“刚需型”在线课程。

但尽管是成人教育已经目的性这么强了,其实学生的自律性依旧非常地堪忧,许多人都经历了刚报名的时候壮志凌云雄心勃勃,到第一个月的蜜月期疯狂学习,再到渐渐的以工作太忙、应酬太多等等理由,最后完成不了课程的学习。

自律性的问题,是源于互动性的缺乏。但是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娱乐节目也是和观众隔着屏幕,而且大多是提前录像的,为什么就会使得人们愿意孜孜不倦地追节目和讨论节目呢?

其实这依然是教学的脚手架问题(Scaffolding),尽管参与在线学习的大部分学生的初衷是要学到东西,但是由于授课的速度和学生接受的速度不一致,所以,就容易导致分神和放弃。娱乐节目没有过高的门槛,所以人们看娱乐节目的时候就像滑滑梯,而上课就像攀岩,自然前者带来的更多是简单的快乐,后者则更多的是劳累,和靠意志力坚持到最后所得到的成就感。

在线教育有娱乐化的倾向

前面说到,在线教育有着越来越大的商业价值,而且也说到,在线教育和在线娱乐所不同的是,前者带来的是成就的快乐,而后者带来的是相对肤浅的快乐,后者更容易使人沉迷,前者却容易使人精神疲惫。

而由于商业价值目前主要还停留在流量大战阶段,在线教育行业,就会比较容易出现娱乐化倾向了。

一个最简单的现象就是,教育机构会把老师打造成“偶像”,进行包装。这个方法很早以前在香港就有,把老师打造成偶像天团,迎合中小学生的追星心态。

而在线教育平台,为了拉动流量,也是大多按这个画风走,在线课程的封面往往是授课老师的影楼硬照,各种课程被包装得十分中二,背单词就背单词,还要说“一个月背熟2000单词的倚天屠龙剑”之类的(单纯胡诌举个例子嘿嘿)。

凡事都有利弊,在线教育娱乐化,好处就是,可以使得更多人对在线教育减少陌生感,更愿意去尝试新事物。

但是,坏处也是很明显的。

让人们更多地关注老师的长相、声音,而非才学。通过长相去粉一个网红或者美妆博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通过长相、声音去追一个网课老师,甚至还有粉丝后援团,就有点诡异了。沪江刚开CCtalk的时候,我曾经在上面搞过一个免费的关于《飞鸟集》的英语文学鉴赏公开课,下课的时候,总有学生要我唱歌,当时觉得也没啥反正我也喜欢唱歌。后来,有一朋友备考雅思的时候和我说她最近粉上了一个教雅思的网师,特别地帅,有时上着上着课就拿把吉他出来弹琴唱歌,特别多粉丝……讲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懂我意思了,这个朋友对于这个网师的评价,没有一句话是和他上课内容有关系的。

把老师网红化娱乐化,会让更多网师为了拉流量而偏离本职。于是,学生们钱给了,上课乐呵了,但是,到了最后,一无所获。

只能说,长相、幽默感、声音这些的确是一个老师的加分项,但这些只是一个吸引人的包装盒,内在要看的是课程设计、老师的教学经验和思想深度、内容的呈现方式、课后的配套反馈等等

四、在线教育的未来展望

在线教育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从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许多90后的孩子从BBS学画画、学日语追番、学吉他,用BT下载各种网络教学视频探索世界,到二十一世纪,开始有网络公开课录播,人们从网上第一次听到耶鲁大学的老师在课上讲博弈论,讲哲学,到2009年的可汗学院、MOOC,人们第一次在互联网上听卫斯理大学的社会心理学教授讲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还能在论坛回复自己的见解并得到这所大学的助教的回复互动,甚至再到TED演讲,看到各行各业的翘楚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用十几分钟时间,把自己多年的成果凝练成一个简短的演讲让我们看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的东西……

在线教育,远远不只是现实世界课堂的平移或者延伸那么简单,也不仅仅只是非常时期课堂学习的替代品,我们目前对于在线教育 ,需要有更多的想象力,以及更多的包容。

而教育资源的互联网化,将会成为信息时代的下一个浪潮,它将会颠覆传统的教育,使得更多人能够更自由地去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自己,让更多的人有能力去做自己更擅长的事。

未来的教育将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联合创想科技 · 2020-09-27教育APP制作教育类app制作教育网站开发 教育行业信息化教育软件开发公司为提供教育行业领先的互动直播SaaS云服务,专注于在线教育的深度定制开发,为学校和机构用户提供招生引流、营销管理平台,为教室和学生用户提供实时思维协同课堂,全力为教育机构及内容从业者提供一站式在线教育解决方案。

还想了解更多?欢迎咨询我们

客服热线:027-87602066